一张封顶工票可作为结算依据的建筑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原告(上诉人)代理律师:  郭叔平律师


案情简介:

       尚**是广平县南靳庄新民居二期项目负责人,2017年4月,尚**决定在广平县南靳庄新民居二期项目内建设1#、2#新民居住宅。

2017年4月30日,尚**以广平县南靳庄新民居名义(未依法成立)与邯郸市威航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威航公司)签订了《工程承包协议书》,协议约定:一、工程名称:新民居二期扩建项目……三、承包程度:包工包料。四、结构形式:砖混、质量要求:合格(一层框架)。五、工程总量:四栋,总建筑面积30000平方米,竣工后以实际测量为准……八、工程期限:协议工期180天,自开工之日起。每拖延一天罚乙方500元,如遇到天灾人祸导致停工超过3日,协议工程相应顺延。九、结算及付款方式:工程量相应增减。主体封顶后付总工程款的50%,交钥匙验收后付总工程款95%,下余5%二年后无任何质量问题付清(第一年付3%,第二年付2%)。发包方代表:尚**,加盖广平县南靳庄新民居印章。承包人法定代表人郝**也在承包协议书上签字。

        2017年5月1日,威航公司将其承包的全部建设工程转包给舒**,双方签订了《工程承包协议书》,2018年8月22日,广平县南靳庄新民居(甲方)与工程施工监理郭**、威航公司法定代表人郝**(乙方)签订了补充协议,补充协议约定:双方终止广平县南靳庄新民居尚苑二期1#楼工程合同,甲方支付给乙方十六万元作为乙方已完成工程量的经济补偿,该价款在签订本协议时一次性付清。2018年9月21日尚**、郭**、郝**签署了广平县南靳庄新民居德尚苑二期2#商住楼主体封顶工票,工票显示:一、工程量:1、首层商铺:642.73㎡x950元/㎡=61.0594万元。2、标准层、阁楼、梯间机房、地下室:5308.3㎡+282.2㎡+80.2㎡+101㎡=5771.7㎡.5771.7㎡x850元/㎡=490.5945万元。合计:总建筑面积5414.43㎡,总工程款551.6540万元。二、按照施工协议约定,主体封顶付总工程款的50%应付275.8270万元。三、已支工款94万元,本工票应拨付工程款181.8270万元。

        2018年8月2日,威航公司与舒**签订了《补充协议》,协议约定:受市场各种因素的影响,舒**应于2017年9月30日停止对1#楼的施工,威航公司向舒**支付停工经济补偿金16万元。2018年9月26日,为便于张**(张**实际为舒**的工程合伙人)领取工程款,威航公司向南靳庄新民居二期项目出具《授权委托书》,由张**代理该公司在涉案工程2#楼施工管理及财务带领事宜。2018年5月舒**完成了2#楼的全部施工;自2018年5月10日开始至起诉之日,尚**通过个人银行账户向张**支付工程款413.9343万元,按照封顶工票的计算仍有153.7197万元工程款未付。2019年10月16日,因拖欠工程款张**以自己与舒**为该工程施工合伙人名义共同向邯郸市广平县人民法院起诉,要求:威航公司与尚**连带给付工程款153.7197万元并承担逾期付款利息约9000元(其中,16万元自2018年8月23日开始计息,137.719万元自2019年4月22日开始计息,执行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直至前述款项本息付清之日止)。


审理情况:

        该案于2020年3月10日在邯郸市广平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本案争议的焦点为:

        一、张**能否以合伙人名义与舒**成为共同原告?

        二、广平县南靳庄新民居与威航公司签订的《工程承包协议书》以及威航公司与舒**签订的《工程承包协议书》是否有效?

        三、南靳庄新民居二期项目2#楼施工完成验收?

        四、原告能否以封顶工票主张剩余工程款?

        被告尚**的代理人认为:原告无权起诉尚**,因为尚**不是施工合同的签约主体;威航公司与舒**签订《工程承包协议书》时,尚**并不知情;张**虽然收到了尚**支付的工程款,但张**领取的工程款是代表威航公司的,因为威航公司向南靳庄新民居出具了《授权委托书》;封顶工票只是阶段性文件,封顶只是主体框架的完成,2#住宅楼封顶后还有许多工程尚需施工,因此封顶工票不是结算文件;2#楼因原告有部分工程未完成所以相关工程现已经委托第三人施工,因原告和威航公司不具有相应的施工资质,所以双方签订的《工程承包协议书》为无效合同,目前工程尚未验收,原告无权索要工程款。针对前述答辩,被告尚**向法庭提交了相关证据,包括:收款凭条、监理郭**签字并加盖工程监理公司的印章、委托第三方的施工合同》催工通知书、2#住宅楼施工材料更换交费票据。

        被告威航公司辩称:2#住宅楼确实尚未完工,自己知道南靳庄新民居出具了封顶工票一事儿,封顶工票只是在住宅楼最顶层完工时出具的,后面还有许多工程要继续施工;南靳庄新民居应向威航公司支付工程款,而不应向舒**支付;2018年9月26日出具《授权委托书》只是为了方便张**收款方便,张**在2018年11月之前确实是代表威航公司的,以后的行为与威航公司无关。

        原告代理人诉称:张**与舒**合伙关系,威航公司及尚**早在签订施工合同之前,二被告已明知;尚**以广平县南靳庄新民居名义与威航公司签订《工程承包协议书》,但该合同尾部并没有加盖广平县南靳庄新民居印章,而且,在尚**与威航公司签订《工程承包协议书》之时,广平县南靳庄新民居并未依法设立,在广平县南靳庄新民居未设立且施工合同只有尚**签字的情况下,原告起诉尚**符合合同法、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封顶工票虽是在住宅楼封顶时产生,但原告后续施工并未发生工程量的变更,而且,封顶工票面积、单价及总工程款明确、具体,因此,原告以封顶工票主张欠付工程款符合客观事实;2019年5月,被告尚**为了达到拖欠原告工程款目的,私自派人全部更换掉住宅房门门锁,并将部分住宅对外出售,被告的行为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3条规定,应当视为住宅工程已经验收合格。对被告尚**向法庭提交的整改报表,整改的内容已全部完成,原告有证据可以证明项内容。

2020年12月25日,邯郸市广平县人民法院作出(2019)冀0432民初1327号民事判决,一审法院认为:

        原告舒**与承包方威航公司签订了工程承包协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1条的规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根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的规定,认定无效:(一)、承包人未取得建筑施工企业资质或者超越资质等级的。舒**未取得相应的资质,其与威航公司签订的工程承包协议无效。案涉1#楼在舒**实际施工部分后,郝**与广平县南靳庄新民居支付给郝**16万元作为已完成工程量的经济补偿,原被告对该协议均无异议,被告威航公司认可协议款项应全部支付给原告舒**,尚**认可该款尚未支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2条规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款的,应予支持。第16条规定,当事人对建设工程的计价标准或计价方法有约定的,按照约定结算工程价款。依据上述法律规定,本案涉案工程原告与威航公司签订的承包协议无效,但原被告对1#楼已施工部分达成协议,因此原告要求被告威航公司支付1#楼工程款16万元应予支持。被告尚**辩称1#楼因原告施工不合格应扣减工程款21000元,其未能提供证据予以证实,对此本院不予彩信。关于上述款项的利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八条规定,利息从应付工程款价款之日起计付。广平县南靳庄新民居与威航公司签订的补充协议约定“该款项在签订本协议时一次性支付清”,因此,原告舒**要求被告威航公司自2018年8月23日起应支付利息应予支持,计算至判决确定还款之日。被告尚**非涉案工程发包方,原告要求其个人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责任于法无据。关于原告诉请的2#楼工程款,原被告均认可2#楼已完成,原告已经收到约定的50%工程款,原被告均认可三方未最终结算,原告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其完成的工程量及应收的工程款数额,对原告舒**要求二被告支付2#楼工程款137.719万元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承包方威航公司的转包协议系其与原告舒**签订,原告张**参与的施工行为系其舒**和伙承包还是代表威航公司不能确定,张**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其系实际施工人,因此对其要求支付工程款的诉请不予支持。依照《合同法》第8条、第16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1条、第2条、第16条、第17条、第18条,《民事诉讼法》第90条之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2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判决威航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7日内支付原告舒**工程款160000元及利息(利息以160000元为基数,自2018年8月23日起至2019年8月19日止按照终归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自2019年8月20日起至判决之日止按照同期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计算)。

        二、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该案一审判决后,原告及委托代理人以一审法院认定案件事实不清,错误认定委托代理关系及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为由向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在二审程序中,上诉代理人补充了以下证据:

        1、工程监理郭**签字的真实性和监理工程公司用印的真实性。经代理律师调查发现:尚**向广平县一审法院提交的《2#住宅楼整改通知书》中的工程监理郭**签字以及工程监理公司盖章系伪造。代理律师调查的实际情况是:工程监理郭**并未在《2#住宅整改通知书》上签字,《2#住宅整改通知书》监理公司用印的印形与郭**所在的工程监理公司真实印章印形不符。上诉人代理律师向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郭**亲笔签写的“签名字样”以及工程监理公司出具的印章使用说明,并向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郭**签字字样真实性的鉴定申请。

        2、2#主宰楼完工后整改期间,现场整改参与人的证人证言。

        2020年6月20日该案在第二审人民法院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被上诉人尚**辩称:一审人民法院认定案件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以维持,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应予以驳回。被上诉人威航公司辩称:一审人民法院认定事实错误,让威航公司向舒**支付16万元工程款及利息不符合客观事实。

        二审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上诉人(一审原告)代理人提出对工程监理郭**签字字样鉴定申请后,二审人民法院经比对郭**签字字样、字体样式和笔迹,二审人民法院认定《2#住宅楼整改通知书》郭**签字确实与郭**真实签字有明显不同。结合监理公司出具的“证明”及案涉录音证据及证人出庭情况,本院对尚**在一审诉讼程序中举证证明的工程质量不合格的证据不予认定。本案审理期间,本院组织相关人员到工程现场进行了查验,案涉工程已完工并部分已交用户使用。二审人民法院的查明的其他事实与一审查明的基本一致。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1、张**是否具有主张本案工程款的资格;2、上诉人主张工程款137.719万元的依据;3、尚**是否应对案涉工程款承担责任,承担什么责任。

        本院认为,关于张**是否有主张工程款的资格问题,张**与舒**是合伙关系,有舒**、张**提交的“合伙协议”、威航公司的陈述及施工过程中尚**向张**多次支付款项的事实予以证明。尚**虽称,张**是威航公司的代理人,但威航公司不予认可。故尚**所称的,张**为威航公司代理人的辩称与事实不符,不予认定。综上,本院对张**与舒**为合伙人身份和实际施工人的身份予以认定,张**主张案涉工程款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对此认定不当,本院予以纠正。

        关于上诉人舒**、张**主张工程款137.719万元问题。首先,关于“封顶工票”能否作为主张工程款依据的问题。因该“封顶工票”是工程并未完工前为计算进度款所制作,且根据工票的载明内容看,相关结算金额是发包方对威航公司的结算。但根据发包方与威航公司所签合同及威航公司与舒**所签合同内容及威航公司的陈述能够证明,工程的结算依据是工程面积和结算单价,各自原结算价款除砖混结构存在850元与800元的区别外,其他结算并无差别。该工票为阶段性结算,但封顶结算时,相关工程面积已固定,故该“封顶工票”能够作为上诉人主张工程款的计算依据。其次,关于上诉人应得工程款的问题。根据“封顶工票”载明内容,上诉人应得总工程款应依约计算为:642.73x950+5771.7x800=5227953.5元。尚**虽称,工程存在质量问题,且有部分工程未完工,并提供“未完工或不符合设计要求统计表”、“复验结果表”等予以证明,但因“未完工或不符合设计要求统计表”、“复验结果表”为阶段性验收,“未完工或不符合设计要求统计表”并无上诉人签字确认,综合上诉人二审提交的相关证据,本院认为,尚**的证据不能有效证明其主张,结合上诉人提供的现场照片并结合双方陈述及本院对现场的查验情况,对上诉人应得总工程款为5227953.5元应依法予以确认。第三、关于上诉人已收到工程款数额问题。尚**称,其已经支付工程款4315323元并提供了相关支款条为证。经查,4315323元中包括郝**的部分收到条共计46万元,郝**认可将其中的20万元支付给了舒**并提供相关证据予以证明,舒**对该事实予以认可。故,上诉人实际收到工程款应认定为4055323元。上诉人虽对尚**提供的该46万元外其他部分支款有异议,但并未提供充分证据和理由予以否定,故本院对尚**所提供的除郝**46万元收条外的其他凭据予以认定。综上,上诉人应的2#楼工程款为1172630.5元。因各双方当事人并未最总结算,且上诉人未能举证证明其交付工程款的具体时间,故上诉人主张自2019年4月22日计算利息没有事实依据。综合本案实际,欠款利息应自起诉之日起计算利息为宜。综上所述,威航公司应向舒**、张**支付工程款欠款1252630.5元,并支付该数额自2019年10月16日起至实际付清之日止的利息。

        关于尚**是否应对案涉工程款承担责任和承担什么责任的问题。本院认为,根据其与威航公司签订的《工程承包协议书》、终止1#楼施工的《补充协议》;变更2#楼图纸设计的《补充协议》、2#楼崔工函和主体封顶工票的主体加盖了“广平县南靳庄新民居”、“广平县南靳庄新民居合同专用章”不同印章,但“广平县南靳庄新民居”并未依法设立,不能成为一方主体,因尚**在上述各证据中均在建设方一方处签字,在尚**不能证明“广平县南靳庄新民居”为一方主体的情况下,应依法认定尚**为本案工程的发包主体,尚**应为发包人身份,其应依法承担对实际施工人的应有责任。况且,在与威航公司所签订的《施工外补充协议》中及对变更断桥铝、变更真石漆的两份“证明”中均有尚**在甲方处签字确认。综上分析,尚**为案涉工程的实际发包方。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二)》第24条“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应当追加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为本案被告,在查明发包人欠付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建设工程价款数额后,判决发包人在欠付建设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的相关规定,尚**应对案涉工程款依法承担相应责任。经查,尚**与不具备资质的威航公司签订案涉施工工程合同和威航公司与没有施工资质的个人签订的全部转包合同,因违反法律规定,均应被依法认定无效。另外,尚**认可其就2#楼对威航公司、舒**、张**等共计支付的工程款数额为4315323元,结合封顶工票载明的内容,故尚**就2#楼工程并未向威航公司实际结清且明显大于威航公司欠付上诉人的工程款数额。故舒**、张**主张尚**承担连带给付责任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依法予以支持。

综上所述,舒**、张**的上诉请求依法成立,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依法应予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70条第1款第2项之规定,判决:

        一、撤销河北省广平县人民法院(2019)冀0432号民事判决。

        二、邯郸市威航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支付舒**、张**1#楼工程欠款160000元、2#楼工程欠款1252630.5元及其利息(利息计算:1#楼的欠款利息,以160000元为基数,自2018年8月23日起至2019年8月19日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自2019年8月20日起至实际付清之日止按照同期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计算;2#楼的利息,以1252630.5元为基数,自2019年10月16日起至实际付清之日止按照同期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计算)。

        三、尚**对邯郸市威航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的上述第二项欠付工程款数额承担连带给付责任。


案情分析:

        一、人民法院能否依职权认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

        按照《合同法》相关规定,合同主体一方实施合同约定的行为超出自己工商登记的经营范围的除禁止经营的范围外,人民法院不得依职权或者依申请认定合同无效。但《建筑法》作为建筑工程领域的基本法严格限制了施工条件和施工能力,《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一)》第1条明确规定在以下情况下,承包人所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为无效合同。

        (一)承包人未取得建筑施工企业资质或者超越资质等级的;

        (二)没有资质的实际施工人借用有资质的建筑施工企业名义的;(三)建设工程必须进行招标而未招标或者中标无效的。人民法院对此类施工合同可依职权认定施工合同无效。

        二、封顶工票为什么能成为原、被告双方最终的结算依据?

封顶工票本是阶段性结算凭证,但因本案发包人、转包人及实际施工人结算方式相同,且实际施工面积、总金额在签发封顶工票时已经确定,因此可以作为双方最终的结算付款的依据。

本案一审诉讼程序中封顶工票之所以未被法院彩信,原因有以下几点:

         1、被告尚**伪造证据。尚**为达到拖欠原告工程款的目的,伪造工程监理郭**签字,使用伪造的工程监理专用章,以虚假的工程监理证明:原告施工的工程未完工且存在质量问题及未验收合格。

          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一)》第2条规定,当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承包方要求支付工程款的条件是“承包人施工的工程已经验收合格“”。被告尚**未达到拒付工程款的目的,不惜挺而走险。代理律师在二审诉讼程序中,突破常规思维,抱着侥幸心理,陪同当事人秘密找到当时负责该工程项目的监理人并获取了尚**伪造证据的相关证据,这是二审诉讼程序中上诉人翻盘的关键所在。

         2、工程未结算。

          封顶工票是阶段性结算性文件。虽然在一审诉讼程序中原告代理人向一审法庭提交了施工完毕的现场照片,但因一审诉讼程序中相关证人未出庭,导致未结算的原因未能查明。一审法院以双方未完成结算,应付工程款不能确定为由,以及工程未验收合格为由,一审理法院对原告的诉求不予支持。

          在二审诉讼程序中,代理律师据理力争,通过关联相关证据,说服了二审法院办案法官,最终使封顶工票被二审法院作为最终结算工程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