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量瑕疵下的二手车买卖

————王**与邯郸市邯山区南堡金富达二手车车行、任**、段*铎、段*涛汽车买卖合同纠纷案


案情回顾:

 2019年5月,王**为方便出行,经朋友介绍到邯郸市邯山区南堡金富达二车车车行,查看他朋友向他介绍的牌号为冀EVS785别克LG8商务轿车车况。在看车之前王**已了解到该二车车行主要经营二手车车辆交易,车行老板为任**。

王**看完车后,除发现该车外表有轻微擦迹外,未发现其他质量问题,后向任某询问了解车况,任某也向王**陈述该车无其他质量问题,随后王**与任**双方商定该商务车车价款为28万元,先支付54000元剩余购车款通过银行贷款方式购买。

2019年5月9日,王**到该车行通过该车行POS机向金福达二手车车行支付了购车意向款3000元,2019年5月18日又通过二手车车行支付购车款51000元。2019年5月23日金福达二手车车行将该车辆变更登记在王**名下(车辆未移交给王**使用)。2019年5月23日,王**在准备为所购轿车办理保险手续时发现所购车辆为水淹车。王**发现所购车辆系水淹车后,多次找任**协商,要求任**退款,但任**躲躲藏藏,在双方就车辆发生争议时任**又将涉案轿车另行出售给他人。经查:牌号为冀EVS785别克LG8商务轿车在出售给王**之前登记在段*铎名下,2018年11月30日该轿车变更为段*铎之前归河南李拥军所有。2018年8月19日该轿车归李拥军所有之时被水淹,因李拥军为该车投有车损险,中国人寿人险公司商丘支公司已于2018年9月17日与李拥军达成了《事故车辆损失赔付协议》并通过中国工商银行向李拥军支付166306.60元。

2020年4月,因王**与金福达二手车车行、任**无法达成退款及赔偿协议,王**向邯郸市邯山区人民法院起诉。

审理情况:

2020年5月29日该案在邯郸市邯山区人民法院开庭。

邯郸市金福达二手车车行辩称:车行属于帮助行为,车行是在帮助段*涛。二车车行出于帮助段*涛介绍原告王**与被告段*涛认识,并把段*涛家庭所有的车辆卖给了王**,二手车车行经营人任**带王**到邢台市查看了车辆,任**得到购车款后已经全部购车款转给了段*涛;对于涉案车辆的性能应由段*涛向王**介绍。

段*涛、段*铎辩称:原告王**起诉我们,诉讼主体不适格。原告王**应与金福达二手车车行有合同关系,与我们无关系。原告无权起诉我方,也无权要求我方承担责任。

法院判决:

2020年7月3日邯郸市邯山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

一、邯郸市邯山区金福达二车车车行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将购车款54000元退还给王**并支付利息(自2019年5月19日至清偿完毕之日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

二、驳回王**的其他诉讼请求。

律师点评:

一、王**与本案那个被告存在买卖合同关系。

在本案中,自王**到金福达二手车车行看车,向金福达二手车车行付款,以及金福达二手车车行经营人任**带王**到邢台市看车,王**始终与金福达二手车车行对接和联络。而且金福达二手车车行具有二手车车辆买卖交易的经营权限,按照《合同法》规定的“合同相对性”原则,虽然王**与金福达二手车车行未订立书面的买卖合同,但双方均已经履行合同,可认定王**与金福达二手车车行存在事实上的买卖合同关系。

因此,金福达二手车行以自己是介绍人不是卖方的抗辩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事实上,邯郸市邯山区人民法院通过开庭审理已经查明了金福达二手车车行是本次买卖合同的卖方。

二、王**能否要求金福达二手车车行承担欺诈赔偿责任?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55条规定, 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三倍;增加赔偿的金额不足五百元的,为五百元。

被告金福达二手车车行作为生产经营者完成有资格成为“经营者主体”承担赔偿责任。但因本案,被告金福达二手车车行未完成实际的“交付”,原告仅支付了首付款,因此在被告未交付之前,原告不能按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55条的规定主张欺诈赔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