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案人:郭叔平律师

案情:

        张某与康某均为邯郸市铁路站车务段职工,康某在该处劳资处担任劳资员职务。

 2013年4月康某想利用业务时间搞服装批发生意,因当时自己手头缺乏流动资金,便找到张某,要求张某办一张10万元的信用卡,手续问题全部由康某自己负责办理,张某只需签字就可。

 2013年8月,康某利用此种方法为顾某、钱等等多人办理了不等额的信用卡若干张,但这些信用卡均由康某持有、使用,康某也为张某等人分别出具了《信用卡借条》。康某拿到张某等人的信用卡后,先后利用信用卡多次透支但逾期不还,导致张某等人多次被银行电话催收严重影响张某等生活、工作。

 自2013年8月至2020年5月,康某使用张某信用卡逾期欠款金额(含逾期还款利息、罚息)达146699.47元,中国银行邯郸分行多次找张某要求及时偿还,否则将承担法律责任,迫于无奈张某以民间借贷纠纷诉讼案由向邯郸市复兴区法院起诉,要求康某向中国人民法院偿还使用信用卡产生的逾期还款本息、罚息等责任。

 

 未标题-1.jpg

 

 

裁判结果:

2020年8月17日,该案经邯郸市复兴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依法作出判决。复兴区法院认定如下:

本院认为:合同的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本案中,张某将其名下的信用卡借给康某,由康某使用并透支借款,应视为张某与康某之间存在借贷关系,借贷关系应予确认。张某主张按照中国银行邯郸分行出具的欠款凭证主张权利,客观、真实,依法应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七十六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使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九条第款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康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中国银行邯郸市分行偿还借款146699.47元,并承担自起诉之日起利息。

       二、驳回张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3234元,由被告康某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

       本案一审判决后,被告未上诉,该判决现已生效。

  

案情分析:

   一、借用信用卡的行为,在出借人和借用人之间能否形成“民间借贷”关系。

信用卡是商业银行向个人和单位发行的,凭此向特约单位购物、消费和向银行存取现金,具有消费信用的特制载体卡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有关信用卡规定的解释》规定认为,信用卡是指由商业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发行的具有消费支付、信用贷款、转账结算、存取现金等全部功能或者部分功能的电子支付卡。由于信用卡具有使用的专属性,因此,信用卡出借是否合法存在争议,在司法实践中,借用信用卡导致的纠纷在不同的法院有不同的裁判结果。

 2015年6月23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655次会议通过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该规定第九条规定,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可以视为具备合同法第二百一十条关于自然人之间借款合同的生效要件:(四)出借人将特定资金账户支配权授权给借款人的,自借款人取得对该账户实际支配权时。由此规定,可以看出:出借人将银行卡、信用卡、支付宝等财产权利凭证中的资金账户交给借款人使用的,双方因此产生的法律关系,应受《合同法》借款合同篇的约束和调整。

 在本案中,张某将信用卡出借给康某使用,康某取得该信用卡后套取现金,康某套现的行为应视为张某将现金出借给康某的行为,张某与康某之间符合借款合同的法律特征,最高人民法院将包括借用信用卡在内的将特定资金账户支配权转移的行为纳入民间借贷纠纷为司法实践提供的法律依据。

二、人民法院能否直接判决借款人直接向信用卡签发银行还款?

合同具有相对性,这是合同的法律特征,借款合同也是如此。借款合同的相对人为借款人和出借人,按照合同相对性原理,借款人仅有向出借人还款的义务和责任。借款人使用信用卡套现虽然使用了发卡银行的资金,但货币具有一般等价物的属性,借用信用卡的人与信用卡发卡银行不存在合同关系。

就本案而言,原告张某通过追加中国银行邯郸市分行为本案的第三人,进而使中国银行邯郸市分行加入到张某与康某的借贷纠纷中,利用诉讼技巧突破了合同的相对性,使邯郸市复兴区人民法院直接判决康某向信用卡发卡行直接偿还借款本息、罚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