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马某涉嫌介绍卖淫罪成功辩护

办案律师:郭叔平

案情回顾:

马某,男,邯郸市大名县人。2018年7月马某通过李某(涉嫌组织卖淫罪)介绍到邯郸市邯山区中华大街与贸易路交叉口**大厦**楼情趣会所工作,负责管理服务员和保洁员,月收入3000元。

入职半个月马某发现该酒店从事色情服务于是便提出辞职,该酒店经理告知马某,如离开酒店便无法拿走半个月工资,迫于无奈马某只得继续待在该酒店。

2018年8月份,有两个嫖客通过微信朋友圈向马某询问了情趣会所开业情况,马某将正在营业的情况告诉两嫖客,两个嫖客到该会所接受了服务,其后酒店经理通过微信向马某支付了120元好处费。2018年11月因该会所提供色情服务被人举报,马某因此被邯郸市邯山区公安局抓获。

马某因涉嫌介绍卖淫罪后,马某家属委托律师提供服务。律师先后多次到邯山区马庄派出所、邯郸市邯山区检察院了解、核实案情和提供辩护证据,到邯郸市第三看守所多次回见,并向邯郸市邯山区人民检察院申请取保候审。2019年11月11日该案被移送至邯郸市邯山区人民法院并开庭审理。

开庭情况:

邯郸市邯山区人民检察院以冀邯山检未刑诉(2019)18号起诉书向邯郸市邯山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检察院指控:2017年7月闫**(在逃)与李**(另案起诉)出租**大厦**层,开办情趣酒店,装修过程中,行**(另案起诉)出资入股。2018年7月,闫**、李**、行**、被告人马**共同成立海天阁养生会所(未办理工商登记、营业执照等手续),招募卖淫女从事卖淫活动。李*(另案起诉)、赵*(另案起诉)负责会所的经营管理,蔡*(另案起诉)负责技术管理合采购等工作。被告人李*伙同上述涉案人员在海天阁养生会所组织高*、吴*(16周岁)、李**、陶**、覃**等多名卖淫女从事卖淫活动。2018年7月26日至8月22日,获利共计30余万元。被告人马**在会所内负责管理服务员合保洁员,后来从事介绍卖淫,介绍5名嫖客,收取会所介绍费120元。2018年11月6日,被告人李*、马*被抓获归案。

邯郸市邯山区人民检察院向法庭出示了如下证据:书证、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辨认笔录等证据。并向法庭提出量刑建议,建议邯郸市邯山区人民法院按照被告人马*介绍5名嫖客的事实对被告人马*判处三年有期徒刑。

辩护意见:

辩护人向法庭提出以下辩护意见:

一、邯郸市邯山区人民检察院指控马*构成介绍卖淫罪不符合罪行法定原则。

  按照介绍卖淫罪的犯罪构成,介绍卖淫罪的“卖淫女”。马*虽向嫖客有介绍行为,但嫖客为男性,不符合介绍对象为“卖淫女”的性别要求,因此,检察院以马*构成“介绍卖淫罪”违背了《刑法》罪行法定原则,有罪行“类推适用”的嫌疑。

二、检察院指控马*介绍5名嫖客,不符合客观事实。

在法庭审理中,辩护人已向被告人李*询问了马*离开会所的具体时间,通过辩护人向被告人李*的询问,可以查明:马*在2018年9月份便离开了会所;从检察院向法庭出示的被告人供述可知:马*早在2018年9月份便辞职离开会所,因此在2018年9月份之后马*不具备于2018年9月份之后继续向他人再介绍卖淫的条件,检察院将2018年9月之后的介绍行为认定为由马*实施,明显不符合客观事实。

三、马*有坦白、初犯等法定及酌定的从轻处罚情节。

自马*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起马*便如实交代了自己的犯罪行为;自公安机关讯问到检察院讯问,马*未改变自己的供述,由此可认定马*符合坦白的情节。马*属小学文化程度,对介绍卖淫将来带来的法律责任和后果认知能力不足,而且在本案发生之前,马*没有收到任何的行政处罚和刑事处罚,因此,马*符合初犯的特征。综上,因马*具有法定或酌定的从轻处罚情节,因此,建议人民法院按照刑事量刑意见对马*从轻处罚。

审判结果:

2019年12月26日邯郸市邯山区人民法院作出(2019)冀0402刑初456号《刑事判决书》判决:

被告人马*犯介绍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并处罚金1000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1月6日起至2020年2月5日止)。

罚金自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交付本院。

该判决作出后,因本案于2019年11月开庭审理,且马*未上诉,在判决生效后不久马*因刑期执行期满被释放。

律师点评:

本案较好地维护了被告人马*的合法权益,表现在:

一、律师要求法庭按马*介绍嫖客2人的辩护意见得到法院支持。而检察院指控介绍5名嫖客的起诉未得到法院支持。

按照介绍卖淫罪的立案标准和量刑要求,在介绍卖淫罪的犯罪行为中,每多介绍一名嫖客,将增加3个月的量刑。辩护律师通过有效辩护,使马*减少了9个月的刑期。

二、辩护律师“坦白情节”的辩护得到法院支持。